南疆侦察参谋手记13:格外褒奖!从任务部队选80名优秀侦察兵

【时间: 2019-11-06 15:40:26】【字号:

回顾过去时期:标题栏

1982年11月,军事指挥部举行了“边境侦察行动经验交流”。虽然这是一个关于“武器性质”的论坛,但军区副司令员和三大军事机关一直在场,总参谋部也派了一个工作组出席,所以规格很高,意义重大。

在会上,我发言说:经过几年的边境侦察行动和多次实地调查,我不仅感受到了侦察兵在保卫国家和边境时所经历的艰辛和牺牲,而且感到自己是有价值和值得称赞的!同时,还对边界受到环境和语言限制的侦察行动进行了客观分析。它指出,进入敌人的领土会引起“莫名的顾忌”。人们深感边境侦察行动不能满足现代革命内战的要求。在国内作战中,“人们相互熟悉,土地相互熟悉,语言相互熟悉”基本上是自由进退的。另一方面,在边境对敌人的侦察行动中,远离自己的大部队是“孤军作战”。他们通过冒险甚至牺牲所取得的成就在实际战斗中没有得到证实,士气也受到缺乏及时肯定和应有赞扬和鼓励的影响。还有一些政策难题不便于解释,影响很大,如烈士抚恤金牺牲军人500元,军官800元。官兵们开玩笑说,“牺牲烈士总比牺牲母牛好”。有些同志去世后,官兵“自愿捐钱”给烈士亲属是一种不成文的做法。功绩记录也受到不超过“战争岗位百分比”的限制,有时甚至烈士也记不起功绩。与此同时,边境侦察行动中的生命保障、资金和物资损失由军队后方管理和补偿,其余基本上无权享受相应的“战时待遇”,但“战场食品标准”除外。例如,战场上官兵容易磨损的额外鞋子、袜子和衣服、工作费用以及侦察队等“临时单位”的必要补贴没有列入清单。过去,“士兵的晋升”是士兵们最期待的“未来”。战后,士兵们被送到大学和学院以防止他们死亡。士兵们不知道是不可避免的。一些士兵在过去几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边境作战,他们几乎不熟悉自己的军营和居住环境。改革开放时期,仍然存在许多“不清不楚”的因素,突出了精神功能多、物质待遇相对不足等类似问题,对从事边防侦察行动的官兵思想产生了很大影响。

在听取了与会者的意见和建议后,军区充分肯定了侦察兵不顾艰难险阻,不怕流血,对“向敌人施压”的长期贡献。与此同时,一些具体问题已经得到切实可行的解决。一些设备和器材得到了补充,包括对侦察队行动情报的有限补贴。军区还特别决定在两年内分两批从从事边境侦察行动的侦察兵中挑选80名优秀士兵,作为“待提干部候选人”送到昆明陆军学校轮岗,一年后以干部身份返回部队。这一特殊政策无疑是对执行边境侦察和作战任务的侦察兵的特殊称赞。同时,同样清楚的是,中越边境侦察行动是一项长期任务,也是“保持对敌人的军事压力”的重要措施之一。十一、十四军要继续组织侦察队在指定的边境地区开展侦察行动,积极开展渗透敌人、俘虏俘虏等侦察活动,亲自掌握和熟悉敌人的情况,充分利用边境侦察行动的机会训练侦察队,提高侦察能力。这次会议实际上是“为继续执行中越边境侦察和作战任务而重新动员”!

考虑到边境侦察行动和维持对敌人压力的持久性,之后,我建议陆军要求各师组建侦察队:正确理解和处理维持对越南军事压力与边境侦察行动之间的关系;把握“确保拉点作业”的需要与当前侦察作业的关系;他强调停止不耐烦和浮躁,耐心和坚持不懈地寻找战斗机和机会。他应该注意“显形、动敌、争利”的斗争策略。他应该依靠边界两边的人民来开展活动,减少流血和牺牲,最大限度地获得敌人的情报。

简而言之,在1985年自卫反击“一百万裁军”以来的六年里,我们11个陆军侦察单位中大约“4000多倍”,包括工程师和通讯单位、政治工作人员、机密人员和医生等。,一直在边境侦察行动的战场上经受生死考验。有些人流血、死亡或终身残废,为维持对敌人的军事压力和确保边境行动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提高我们的国家威望和军事威望!"

甘肃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