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路九空、路亚告诉你,中鱼就在下一杆

【时间: 2019-11-06 22:06:20】【字号:

进来看看大师的帖子。为了打发时间,我突然心血来潮,漫不经心地谈起了我的路亚经历。几年前,我和几个哥哥去台湾钓鱼,进了深坑。我一年出去几次。每次我都感到痛苦和快乐。我被装了,卸了,装了。我背着大包上下楼梯。坐在钓鱼的地方,甚至向河边扔鱼竿,都是一种享受。

台湾钓鱼,木筏钓鱼。就在去年,我偶然与路亚接触。我感到好奇,有简单的旅行设备。就算是假鱼饵也能钓到鱼,马上就有兴趣花三百多块钱买一套滴水轮套,出去台湾钓鱼的时候你看到油炸水随便挂一个鱼饵扔在哪里,接下来就是油炸线解线,不停地油炸解线。一天结束的时候,你可以扔20或30米远而不用炸绳子,但是你对诱饵一无所知,或者你的手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是酸的,你没有钓到任何鱼。从那以后,我跟着杆子,再也没有和我出去过。我从没想过我会联系路亚。

今年四月,当我要去钓鱼买渔网的时候,我走进一家商店,看到那是芦芽鱼具店。最后,我和老板谈了谈,没有买渔网。在老板的推荐下,我买了根科尼的直柄进入杆。周末我和几个哥哥去钓鱼时,我一大早就出发五六个小时去路上接人吃饭。我一路颠簸着去目的地卸下设备,登上诱饵,然后下了船。几个哥哥开始筑巢后,我一看到煎锅里的水就拿出了新买的芦芽棒。这次我白天使用亮片,晚上根据老板的指示使用米诺。这时天有点黑,我开始把米诺放到月桂树上。直柄纺车被扔得更远了,我不知道有什么窍门。我开始均匀地收集它。突然,我感到我的手和习惯性蛰鱼的重量很重,开始觉得有点重。在接到第一枪后,它也是第一条芦芽鱼(Luya Chinese fish),第二枪嘴翘约3公斤,尾巴翘约1公斤,中间尾巴翘约1公斤,直到一周后这次钓鱼之旅结束,才有办法抓鱼。但从那以后,我开始疯狂地看路亚的视频,学习。如果什么都没发生,我就去三河桥洗线挂饵!有一次,我偶然遇到一个路过的亚洲刁友,和他聊了聊,学到了一些经验。最后,他把我拉进了当地的公路小组,这次我找到了组织。因为当时买的亚洲旗杆入门路很重,我扔了一天手都举不起来。在钓鱼朋友的推荐下,我买了一把Shimano exp手枪握把和一亿瓦特的黑蜘蛛弹。我去钓了几次鱼,一直从空军身边经过。同时,我也发现白天玩水滴是可以的,到了晚上,我开始疯狂地炸线,这很郁闷。毕竟,我每次出去都会烧更多的钱,挂诱饵,主要是因为我没钓到鱼。这时天气也很热,小组里的每个人都在谈论马的入口。我还上网看了马的入口的视频。最后,我买了一根电线杆,向我的钓鱼朋友要了一根电线杆来标记马的入口。这一次,虽然鱼很小,但它很有趣,因为杆子很软,我走了20多条路。立刻失去了兴趣回来了,继续走。一天结束时,钓鱼线上的人太多了,他们够不到鱼。然后他们开始去三河大桥清洗鱼线和挂鱼饵。他们不记得去过那里多少次了。他们一共抓了两次,一次两次,两次,一次用两只公鸡,一次用两只公鸡。

在和朋友去台湾钓鱼的路上,我也去了路边的栖木,但是忘记拍照了,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十有八九。毕竟,我抓不到任何鱼。参观的人越来越少,但我仍然喜欢加入这个团体,看看每个人能提供什么,安慰我受伤的心灵。我偶尔会发表演讲,并向团队中的大师们学习。最后,一位大师答应下周末带我出去玩。因为滴轮不平稳,我买了一套稍好一点的直柄纺车设备,并加了一些诱饵。最后,到了周末,我拿着设备和主人一起出发了。

无论祖国的大江大河和大山是否美丽,这次我真的感受到了路亚的乐趣,我有继续上路的激情。同时,我深深地爱上了这项叫做水上高尔夫的运动。还告诉我,只要我不放弃,这条鱼可能会在下一次中风。经过冗长的谈话,墨水被吸干了。我没读多少书,所以如果我不喜欢就不要喷它。我直接抓到了鱼。